「哈囉,你到啦!」在鈴聲中應門的,是一頭粉髮、笑眼眯眯的Lezlie。採訪那時仍是冬天,Lezlie卻穿著短袖衫褲,她笑著解釋因為等會要練舞,那時她還在錄製《肥美人》。她領記者到沙發上坐下,遞上一杯水,在記者翻找筆記本時,把一頭粉髮扎成丸子頭。

 眼前這個笑容燦爛的大碼女生是Lezlie(陳映同),體重270磅,BMI 43.3 的她任職大碼模特兒,不難在時尚廣告與雜誌內頁看到她的身影。積極在社交媒體與性別活動分享sex and body positivity的她,在成為擁抱身體的自信女孩之前,也曾走過一段灰暗的日子。

 從體重暴增、校園欺凌、患上抑鬱症,到成為大碼模特兒、參加《肥美人》、愛上自己的身體…… Lezlie用親身經歷告訴我們,療癒始於看見;唯有真正認識傷口,才能得著真實的痊癒。

 體重270磅,BMI 43.3 ,她知道自己big and beautiful。

 逃不掉的body shame

 「喺初中到高中時期,都無人同我講我係靚。」自踏入青春期,因荷爾蒙關係,Lezlie身型急升至大碼。自此鋪天蓋地的惡意向她襲來,冷嘲熱諷和無情的校園欺凌令這個大碼女孩下定決心減肥。

 「我不但無更加鍾意自己,自尊心仲更加低。」最瘦時,Lezlie減到180磅,只得現在的一半。瘦下來的她開始被讚「靚」,卻令她迷失自己的價值:「原來我要shape到某個形象才可以叫靚?」體重下降了,網絡留言攻擊仍不絕,還是說她唔靚,還是說她很肥很肥。

 Lezlie終於開始思考:到底「靚」的標準由誰定義?

 長年累月的網絡欺凌令她領悟:「原來無論我喺咩shape,都有人鍾意同唔鍾意我。把口生左喺人地度,我控制唔到人地點諗我。」那就不要管了吧。Lezlie決定放下:比起為外界聲音減肥,不如花更多時間與自己對話。

 自愛是一場修行

 以前她很不喜歡鏡子,不喜歡透過鏡子看到自己的脂肪;就算減肥時期會照鏡,也只是著眼自己減了多少磅。但現在她明白,「塊鏡同self love嘅關係唔應該係咁。」

 鏡子如實反射身體容貌,分別在於我們選擇怎樣端詳自己。放慢腳步,放下情緒,她慢慢找到自己值得欣賞的地方。「我會慢慢睇鏡入面嘅自己,知道自己有咩微妙變化,知道自己慢慢成長緊。」

 從前她只顧盲目減磅,從未思考身體出現變化的真正原因。「身體有呢啲ups and downs,其實係有訊息俾自己,話俾自己知要處理內心有啲咩問題。」身體與心是連結的,唯有檢視自己內心的聲音,知道正身處甚麼境況,受什麼掙扎,再困難和排解。

 有些答案需要向內尋找,不是減磅所能解決的。

 療癒始於看見

 被自己聽見是開始,被世界聽見是延續。是一場漫長的革命。

 打開Instagram與時尚雜誌,不難發現模特兒與明星藝人均身材纖瘦。當Lezlie以大碼身型半裸登上明周封面,對香港雜誌界來說是不小的衝擊。照片中,Lezlie半裸背對鏡頭,一頭粉髮傾斜而下,她雙手撐腰微微側身,展現身體的曲線,眼神凌厲自信。

 「我想話俾大家聽,無論你咩身型,你都可以好confident露出自己嘅身體,擺pose,著上唔同衣物展示自己。」有每個人的身體本來就已足夠美麗,審美觀和體態美本應多元。

 「用人地對眼睇你係咪完美,成件事係奇怪、唔合邏輯。」曾經她化妝打扮做指甲,也被他人詬病:「你做咩扮靚?你點扮都係咁。」而她只會甜甜一笑:「我預計到唔係所有人會鍾意我,但係我注重嘅位係,出到嚟件事我鍾唔鍾意先,同埋我覺得靚唔靚先。」

 自己喜歡自己,便已達到最佳standard。

 致各位美麗女生

 「就好似月經咁。無論身體經歷緊點嘅轉變,肥咗瘦咗嚟緊M生緊仔…… 呢啲轉變係大自然裡應該發生嘅事。」這不是誰的錯,亦不是大自然的錯,無需要責怪誰,更不需要感到羞恥。

 比起盲目減磅,更要看見隱藏的內心問題;比起P圖與寬鬆衣服,坦然接受真實的自己,或許更能讓你快樂。

 採訪的最後,Lezlie把Kiri T 的《Don’t Judge My Body》送給各位女生:「成日理會世俗眼光會好攰,希望大家會又美麗又茁壯咁成長。」

 對世界的惡意報以燦爛微笑,從傷痛中開出花朵,就此盛放吧。

Recent Posts

愛自己.欣賞自己.活出自己|Empower as You Embrace by Kayla Wong 王曼喜

愛自己.欣賞自己.活出自己|Empower as You Embrace by Kayla Wong 王曼喜

提起Kayla Wong王曼喜,可能你看過她當年出櫃的新聞,可能你知道她支持同志運動,可能你記得她創立服裝品牌 “Basics For Basics” …… 言談爽朗、笑容陽光燦爛的她,活出自己的同時,一直為別人的生命帶來力量。 ◆ 完整訪問片段請按此觀看。 因為擁有一對明星父母,從小到大,Kayla的一舉一動都是鎂光燈焦點。「嗰陣我去左一個event,有個記者問我:『咁你而家係咪同緊一個女仔拍拖?』我嘅答案係『係』。」與女生相愛沒有錯,為甚麼需要隱瞞?Kayla的坦然誠實,換來媒體的大肆報導,然而在社會各種支持與批評聲音的浪潮中,她卻摸索出自己的新方向。 「喺香港,無乜幾個人肯企出黎做自己,為愛爭取自己嘅權利,我希望我可以做到少少。」從那時起,她開始做不同訪問,公開出席平權活動,亦不吝嗇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與女朋友的日常。在與不同人的接觸中,她更深入了解到香港的LGBTQ+圈子面對的難題與掙扎。「我諗我地只係做自己,其實已經show俾人哋睇:其實無咩大不了。」 愛自己,欣賞自己,活出自己 ──性取向以外, Kayla的時尚態度亦是如此。 七年前,Kayla創辦了環保服裝品牌 “Basics For Basics”,設計簡約自然。任何模樣、任何身形的女生都有自己獨特的美麗:「係人著衫,唔係衫著人。」這是品牌的其中一個最大的core value:「We want women to feel comfortable in their own skin。」Kayla寄望衣服能成為女生的second skin,不是遮掩些甚麼,而是讓她們展現、擁抱、empower原生的自己。 一路走來,Kayla毫不吝嗇的分享,也讓許多人願意對她闖開心懷。她曾經在社交媒體上做過一個叫「safe...

女性權益 - 以女孩的形象當神|Empower as a Leader by Sonia Wong 黃鈺螢

女性權益 - 以女孩的形象當神|Empower as a Leader by Sonia Wong 黃鈺螢

標誌性的上揚貓眼線和紅唇,看起來氣勢凌厲,說起話來大膽幽默。她是Sonia黃鈺螢,「女影香港」和「女人節」的創辦人,同時是一位性別研究講師、詩人和文化藝術活動策劃人,多年來一直積極推動女性權益。 ◆ 完整訪問片段請按此觀看。 對她來說,women empowerment是「以女孩的形象當神」。「我地成日都諗分神同埋女神,神就係普世嘅、勁啲嘅,但我地對佢嘅諗法係男人。女仔就係女神,通常都係補婚姻、補生育,跟著就無乜特別其他功能。我地可唔可以唔好諗自己做女神,我地可唔可以諗自己做神?」在她眼中,女生是很powerful的存在,她們值得這樣被相信,也值得相信這樣的自己。 十年前,Sonia創辦「女影香港」,是為著女生對電影行業發出質問。Sonia觀察到主流電影塑造的女性角色單一,不是遭受性侵,就是出場不久死亡;亦眼見不少女性從事電影行業遭受掣肘,受到不公待遇。於是她著手創辦獨立電影節「女影香港」,推廣女性藝術創作,希望世界能看見更完滿的女性角色與故事。 創立「女人節」是後來得多的事情。推動女性權益的路上,Sonia發現不少機構和媒介做的東西其實相類近,便萌生一個念頭:「我可唔可以做一個更廣闊嘅平台,比大家一起jam野,帶出更廣闊的訊息呢?」她和 Sally Coco的店主Vera一拍即合,決定做一個holistic的文化藝術活動「女人節」,不論是否對女性主義有興趣、任何性別也可以參加。 推動女性權益絕非一條易走的路,Sonia坦言有不少現實考量如經費開支,也曾受過同路人質疑,然而她從來沒想過要放棄。「嗰樣野(社會變革)唔係有得放棄嘅野,無得辭職架。」這是於她本身的思想,是一份使命,並非一份能隨時拋棄的工作。「個世界都仲係咁 ——個世界唔應該係咁㗎嘛!喺個世界變成『佢應該係咁』之前,你無得唔做架。」 「嗰個係一個revolution,嗰個絕對唔只係一個campaign。」 當我們問及Sonia,「女影香港」和「女人節」應該如何歸類時,她這樣回答我們。   📖 關於 #Dareto_WalkTheTalk 呢幾年,我哋成日提及「women empowerment」,但其實,「women empowerment」實則係指啲咩?齋講之外,又有冇得用行動支持?💪🏻 今個月 Pacha 將會有一系列活動,仲邀請埋特別嘅嘉賓同大家探討女性權益,一齊貼地行!

Dialogue with Ways Out – Empower as a Community

Dialogue with Ways Out – Empower as a Community

「佢哋嘅故事成為咗我哋嘅動力」   (完整影片訪問按此) 「我地最希望見到嘅畫面係,大家同任何女性講野,或者了解大家嘅故仔嘅時候,都喺一個無hierarchy嘅狀況之下進行。」Peggy笑著,眼神堅定:「當你喺一個equal status接觸佢地嘅時候,所有associate嘅標籤都唔見左架喇。」 本地社企Ways Out Hong Kong由三個女生Peggy 、Coco、Alison創立,回收廚餘升級再造成首飾,鼓勵大眾關注廚餘問題,同時以廚餘首飾能為社區締造不同機會。 「每一年都有7000宗意外懷孕,但呢班女仔係社會上被忽略嘅一群。」透過「母親的抉擇」認識一種單親媽媽後,Peggy發現她們面對的難處比想像中多,伴隨著社會不友善的目光而來的,還有現實的經濟壓力。因為孩子年紀還小,她們需要24小時的照顧孩子,在不彈性的時間表下,無法抽身工作,失去發展才能的機會。 Ways Out決定與媽媽展開合作,聘請她們加入手作團隊,提供薪金和津貼,並安排義工在媽媽們上半時安頓孩子。從初時學習造廚藝首飾,到現在,媽媽們已修得一門手藝,能自信滿滿地帶領工作坊。工作之餘,這裏也像一個溫馨的小社區,讓有著相似經歷的她們聚在一起,互相交流分享,成為彼此的力量。 其中一位媽媽招招的分享讓Peggy印象深刻:「佢入嚟Ways Out之後覺得,原來有一班人願意接納佢嘅故事同經歷,原來自己有展現talent嘅平台與機會。佢唔會覺得自己只係一個師奶,原來我仲可以做好多野。」除了被他人接納,最重要的是,這群女生從心底裡,自己接納了自己。 Empowerment是雙向的,Ways Out為媽媽的人生帶來方向,媽媽們也為Ways Out帶來力量。Peggy坦言,在香港經營社企並不容易,在迷茫之際,是媽媽們一路以來的信任,以及自身生命的轉化,再一次提醒founders們這一切的意義:「佢地會想同我地做呢件事,已經係我地工作最大嘅動力。」 一個女生獨自前行或許困難,一群女生才能走得更遠。撿起彼此的脆弱,陪伴同行,重新綻放生命的花火 ──── 走出她們的ways out。

#DareTo Love - 專訪同志情侶婷楓&王菲

#DareTo Love - 專訪同志情侶婷楓&王菲

曾看到過這樣的數據:人的一生會遇到2920萬人,而兩個人相愛的概率只有0.00049%。在茫茫人海中能夠認定對方,站穩住腳決定相愛極不容易,而對兩個女生而言更加艱難。 跟她們做完採訪,才發現原來有些愛情是能夠為別人帶來力量的。儘管只是一些瑣碎的小片段,例如相視而笑,略帶靦腆地講出為對方心動的原因;例如雲淡風輕地聊起過去的傷痛,好似不曾因流言與惡意受傷;例如說話被口水嗆到,咳到面紅耳赤對方仍哈哈大笑。 看似平平無奇的日常,已是許多人正努力尋找,努力捉住的東西。 這是婷楓與王菲相愛的第六個年頭。 愛情始於浪漫 婷楓(@litingfung )一頭黑色短髮,眉眼英氣斯文,散發一種獨特的中性美;而王菲(@roroxan_ )雖比她矮上一點,有一雙大眼睛凌厲有神,不說話時帶有點冷酷,笑起上來意外地很可愛…… 不得不說,她們是一對很養眼的情侶。 婷楓說:「我會稱呼自己為女朋友同女仔。」 王菲笑著補充:「我地都係叫對方女朋友。」 婷楓和王菲大學是讀同一科的,她們在大學ocamp相遇,那時王菲是婷楓的組媽。那時王菲還在拍拖,那段拖拍得並不愉快,一向強勢的她在那段關係中處於劣勢,她卻遲遲不敢分手。 婷楓的出現對她而言像是救贖,讓她終於有勇氣跟對方講分手,重新投入一段關係。 有一個片段王菲至今記憶猶新:兩人在一起以後,有一次婷楓對她唱Dear Jane的《哪裡只得我共你》:「我要將你拯救,逃離人類荒謬」,「而佢的而且確將我拯救出咗嗰段關係。」 說起這段經歷時,王菲連眼角也泛著笑意,那種苦盡甘來的浪漫感動讓她銘記至今。 「我地都係叫對方女朋友」 在兩個女生的愛情裡,總有人問:你們誰是男,誰是女? 她們的回答是: 「我覺得唔需要咁分。」 在跟婷楓一起之前,王菲也曾跟男生一起過。「嗰陣我會扮小鳥依人 。」她在「扮」字上下了重音。「因為我嗰陣中學好細個,身邊嘅性別定型就係男生要好強悍,女生要好溫柔、善解人意。好自然就會扮嬌滴滴。」 實際上,王菲的性格並不是這樣嬌嗲的人,性格是更強勢一點。「同佢(婷楓)相處就會好唔同,變咗我係保護佢嗰個。通常出口鬧人嗰個都係我。」原來婷楓的性格比較和善,常常遭人欺負。每到這些時候,看不過眼的王菲便會為她出頭,罵起人來毫不嘴軟。 婷楓補充:「兩個女仔一齊係互相保護,照顧對方,唔會有一邊要take up個責任。」像婷楓救王菲逃離了一段崩壞的愛情,王菲也在日常中挺身而出保護她。 對這兩個女生而言,救贖或是保護都是雙向的。當然,在所有性別而言也是一樣:無論外表、打扮或性格,從來都不是某性別的專利,而兩個人的相處,更不應該被性別定型所侷限。 內心一隅,最重要的小事 從大學一年級拍拖至今已第六年,畢業後一起經營工作室和手作飾物品牌,她們已從轟烈的初遇慢慢走到細水長流。 要從漫長的年頭裡找出對方最讓自己心動的片段不是易事,王菲催促婷楓:「求奇講一個啦!咁多個!」一番打鬧後,婷楓的回答與我們預想中的浪漫片段大相逕庭。 婷楓說:「係同你屋企人一齊去旅行……...